TVB往事||马浚伟,永远与恶龙搏斗的少年

  • 时间:
  • 浏览:78

  之前回忆起光辉港剧里的林保怡,让我们记起那些港剧里的男神们。

  《妙手仁心》除了有风流不羁,为人我行我素的黎医生,纯情小白兔、深情不渝的程至美医生,还有白白净净、青涩见习医生仔JOE,马浚伟。

  

  ▲那个时候的马浚伟特别单纯的可爱,以至于有些幼稚,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在篮球场上结识的好基友张家辉,没想到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成了亦敌亦友、相爱相杀的情敌。真是猜到开头,猜不到结局。

  最近马浚伟相隔了21年,再次穿上了一身医生袍。褪去了婴儿肥的他,更显得稳重成熟,自在洒脱。

  不得不感慨,岁月对他真是宽容,在他的脸上基本看不出什么变化。

  

  马浚伟不仅仅是长得年轻,活得也年轻。前段时间背着书包重返校园,去北大进修。

  新入学难免心情分外激动,马仔还提前穿上了自己订制上学的正装,背上书包骑着小黄车,比小学生春游还有兴奋。

  

  除了在北大读EMAB,他的学习行程表排得满满的。

  不仅去新加坡考咖啡师执照,还要推出第二部自编自导自演舞台剧,开拍同名电影,他兼任编导演三职。

  

  很多人甚至连马浚伟的朋友都说,他发了神经,三头六臂做那么多东西。

  马浚伟只是淡然一笑,他说自己在弥补和追回前半生的时光,追着之前因家里亲情牵绊、工作责任而搁浅的梦想。

  到底,47岁的马浚伟前半生背负了多少故事,又有多少时光要追寻呢?

  

  自幼香港深水埗的屋邨长大的马浚伟,出身于香港基层的潮汕家庭。爸爸是九龙巴士的司机,母亲是制衣厂的工人,吃苦耐劳,早出晚归。

  

  ▲马浚伟在微博上曾自曝自己一岁时手长脚长的婴儿“裸照”。

  幼承庭训,身为家中独子的他,14岁时便到雪糕店做兼职,16岁则到图书馆当管理员。

  从小喜欢唱歌的他,曾经参加过43次歌唱比赛,但均以落败告终。直到1993年21岁高龄(此处指出道年龄)的马浚伟以一首《李香兰》获得冠军,继而签约华纳唱片,与郑嘉颖同期出道。

  

  ▲后来霑叔给马浚伟写过不少词。其中《鹿鼎记》和《金牌冰人》的主题歌都是由“辉黄二圣”(顾嘉辉黄霑)所作,歌好听,词也特别有深意,但他真是没有歌星运,谁加持都沒法红。

  12月,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幸运就是遇到你》,收录了包括《夜长梦多》、《告诉爸爸我也爱他》等在内的10首歌曲。

  

  斯斯文文、青靓白净的长相的马浚伟,被部分媒体称为“小黎明”。

  

  第一张大碟就以“他不是学友,他不是克勤,他不是黎明”为宣传口号,一下子与当时乐坛三大巨头相比,用现在粉丝的话就是”越级碰瓷“。

  刚出道的新人就如此不讨人喜欢,让他出道初期受到抨击不够谦厚,狂妄自大,受到了粉丝的攻击,形象相当负面。

  

  马浚伟回想起起当年:

  ”第一次出show,当时有郑嘉颖、王馨平、黎明和我,我一出场便嘘声四起,很辛苦地把歌唱完,眼睛已噙着泪水。“

  

  ▲曾经的马浚伟也是和刘德华、郑伊健等大牌歌星,同台演出,只不过观众的反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这个白发配紫色西装,也是有着“翻版李克勤”的感觉。

  每次出场都是如此,让他信心尽失,连上舞台都站不稳。当公司宣布不继续续约,马浚伟把心一横,准备退出娱乐圈,回去公司卖塑胶。

  

  当乐坛事业跌至谷底之时,马浚伟遇到了生命中重要的贵人曾励珍,鼓励他转向拍电视剧。

  

  ▲马浚伟多年来在公开场合多次感谢珍姐,全赖有她,在娱乐圈才有马浚伟这个名字。

  刚加入无线电视之初,马仔也只是在电视剧里饰演“路人甲”、“跑龙套”等角色。

  直到在1995年,他在《壹号皇庭IV》崭露头角,饰演多情医生陈卓尧。

  

  ▲TVB本着勤俭持家的态度,基本能唱的演员都会给电视剧的片头、片尾曲唱几句。所以马浚伟参演的电视剧,大部分会唱唱主题曲和插曲。《壹号皇庭V》里周少聪和张小燕在河边叠纸飞机,背景的插曲音乐就是马浚伟唱的。

  虽然依然是打酱油的,但和萱萱演情侣对手戏,已经让当时的马仔心花怒放,恨不得天天能和萱萱在一起。

  

  当时的马浚伟看着多么青涩,多么嫩口。多年过去了,他似乎被时光遗忘了,完全没有老去的痕迹。

  

  直至1998年在《妙手仁心》里饰演医生张家裕,扭转了马浚伟负面、不讨好的印象,当时还有不少观众寄信给他,赞他演年轻冲动的医生仔形神俱似。

  

  ▲作为急症室的新手医生,马浚伟有着无限的冲劲,当被要求进入绑架现场,拯救劫匪他去得义无反顾,正如他片尾曲所唱:“穷这生去面对,有生老痛与死”。马浚伟给JOE设计了带着各种“老土”小行为,非常细节刻画了出身基层、卖菜小贩的儿子,晋升到中产精英阶层格格不入的微妙感。

  如果问起大家,最记得马浚伟哪个角色?相信很多人答案是,1998年《鹿鼎记》里的少年康熙,小玄子。

  还记得马浚伟当时一出场,自带的风雅温润气质,贵气不凡,古装的扮相如同从画中走出来一样熨帖。

  有着皇帝的沉稳、大气、睿智,而又不失少年人的顽皮、年轻狂妄,成就了非常经典的少年康熙。

  

  其实康熙这个角色本来是古天乐的,但阴差阳错地把角色给了青涩的马浚伟,演这个角色的压力也非常大。

  

  有刘德华的康熙珠玉在前,不少媒体还讽刺马浚伟穿上龙袍不像太子。

  

  ▲康熙和韦小宝由当时年轻的刘德华和梁朝伟饰演,主题曲更是由初出道的张国荣演唱,这种梦幻组合放到现在都难以超越。

  背负了极大的压力,最终马浚伟也不负监制的期望,把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演绎得恰如其分。

  连金庸也认为马浚伟版是演得最神似的康熙,音乐人薇然也盛赞他:书卷味浓,气质不凡,具皇者风范。

  

  而且与陈小春的小宝之间的兄弟情似乎演绎得出彩打动人心。

  小玄子和小桂子的“鬼马CP”一个在庙堂之高,一个在江湖之远,一君一臣,亦师亦友。

  

  回想起《鹿鼎记》,总有有几个画面依然很难忘。

  当前线消息传来小桂子遭难,康熙悬着一颗心调查,发现他没有死后紧皱的眉头立即舒缓,笑着骂小桂子总是骗自己。

  

  而韦小宝被软禁在通吃岛,康熙恼他背叛了自己,双方就冷战着,僵持着,哪知还是九五之尊首先低了头。

  

  ▲康熙给小桂子信召唤他回来:“小桂子,你……你爷爷的,你死到哪儿去了?朕很惦记你,你这个臭小子不记得老子啦?你有什么罪,朕也会饶你的。朕就快大婚了,你不来吃老子的喜酒,老子会不高兴的。你立刻给朕滚回来!”明明是想念,口吻却依然傲娇。

  最后一幕康熙以为舞龙的是韦小宝,立即冲上前去叫他,谁知道狮子头一摘,见到的已不是故人。

  小桂子远远地看着,正想上前相认却被几位老婆拉住,才想起此生不能再复见。最后看着小玄子远去,嘴上还念叨着“我就说小玄子一定会来找我的”。

  

  ▲霑叔的词,配上马浚伟的温暖纯粹嗓音,唱得出康熙的豪情与无奈。“跃上了顶峰,心境已渐变。从前无愁是我,不似今年。独惜今天,难觅你再对面前。赢尽了世界一切,你却不见。”

  自从马浚伟这张“古装脸”被挖掘出来,他的古装之路便一发不可收拾,成为TVB演员里演古装戏最多的男演员。

  

  ▲马浚伟在采访中透露:“经常有粉丝拿一些清朝人的画像给我看,说我像清朝的某人,建议我去演。清朝那个时代的画像里,人物都是小眼睛、单眼皮、鼻子直直的、脸长长的,那不就很像吗?当我看到蒲松龄的画像时,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

  他天生有一股文人书生的气质,与古代那种干净贵气、文质彬彬的书生完美结合。

  在《洛神》中,他是文质彬彬、如沐春风的温柔气质的曹植。少年怀才,意气风发,举手投足都尽显贵族气质。

  

  总对着心爱的甄宓吟诗浅笑,真可谓一笑万物春,真真是眉目如画从卷轴中走出来的谦谦君子。

  

  微蹙眉头生出了那种忧国忧民的气质,被兄弟相逼,既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三步成诗的经典画面成为TVB电视剧中的经典。

  ▲《洛神》中蔡少芬的甄宓清丽如水仙,七步成诗时甄宓含着泪嫣然一笑的那一幕,这么多年后依然难以忘怀颜值巅峰。每次片尾曲一出来,内心都柔软了,“容貌若是渐老失散了也看到,跟你结局各自迟暮都美好”。

  在《帝女花》中,他是才高八斗,机智聪敏,不喜受世俗束缚的周世显。

  

  甘为所爱付出一切,一生只爱长平一人,在情义两难全的时刻,亦甘愿奉上性命,与长平公主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马仔唱粤剧非常不错的,古装扮相也被粤剧老倌盖鸣晖赞典雅,即使不演电视剧也能客串唱大戏。

  不仅演的了悲情,其实马仔的搞笑喜剧功力也非常深厚,在《金牌冰人》就和张可颐成为欢喜冤家,天天斗气。

  

  ▲最记得有一个场景就是全家福一把揉住百合,手轻轻的抚摸她的鬓髻,突然变出一朵小花说:金不笑,银不笑,鲜花哄人哈哈笑。当时看的时候觉得特别浪漫,现在再看发现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土味情话!

  既能一往情深,也能演活情陷三角、优柔寡断的蒲松龄。

  多情的才子邂逅各色魑魅魍魉,一边是善良率真的柳心如,另一边则是天性单纯的狐仙小翠,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之中难以抉择。

  

  ▲这一版的《蒲松龄》看下来感觉是TVB版的“画皮”,白莲花的女主角中途转黑揭发了天真烂漫的狐妖,最后的人狐鬼相伴终老,可以入选tvb最意难平的结局之一。其实马浚伟唱的这首这部剧的主题曲暗暗地揭示了最后的归宿,怨太长,恨太多,唯爱太少。

  与古装的翩翩才子不同的是,现代的他总是特别的黑黑实实,有一份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正气凛然的拼搏实干派,绝对是“正义的好朋友”。

  《金石良缘》的成日安由于童年失去亲人以致失学,成日安一直为了生活奔波不休,小小年纪已要挑起一家生计重担,他的人生活脱脱就是一场马拉松。

  

  ▲TVB的职业剧包括了各行各业,连如此冷门的凿石、墓碑行业,也能描写得如此细致。这是一部很平淡,很生活化的电视剧,但看完后你会从中收获了很多人生道理,成日安很幸运地遇到了一生的师傅,郑则仕饰演的肥老板金石。正如肥老板常挂在口头的,无论生活是“so good”还是“so bad”,依然需要继续踏踏实实地走下去。

  而与荧幕情侣钟嘉欣合演的《老友狗狗》,马浚伟一改其斯文形象,饰演粗粗鲁鲁的围村仔,获不少观众赞赏。

  

  ▲钟嘉欣和马浚伟也是有一种很特别的缘分,两个人可以五次合作演情侣,在TVB可以说不是很常见。或许被称为无线“大哭包”、形象就是纯情小白兔的钟嘉欣和“勇”字当头的马浚伟有着一种互补吧。

  马俊伟不是科班出身,演技也不算突出,但他有一种憨,所以事业运不错,由他主演的电视剧收视都不俗,一直是TVB的"收视保障”,每次遇上世界杯、农历年都是派他出马。

  

  但这也埋下了他离开TVB的导火线,当TVB把他很想拍的央视大剧给推掉,自此马浚伟下定决心,踏上了北上捞金之路。

  在家千日好 ,在TVB工作那么多年,人被保护得很好,但要一个人北上拍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且做惯主角的他要做配角,更不符合他的心理预期。

  兜转数年之后,山水总有相逢。2018年马浚伟就回巢TVB演《宫心计2》的李隆基。

  

  ▲李隆基占据的是绝对C位担大梁,戏份相当之重。而且一改好人路线,心计隐藏得比谁都深,是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成为马浚伟戏路的新突破。

  

  经常担任男主的马浚伟,与TVB众多花旦都演过情侣。他也曾笑言自己会入戏太深爱上剧中的女主角,传闻最多的莫过于是蔡少芬。

  

  连吴启华都曾在微博爆料,说马浚伟暗恋蔡少芬。

  

  ▲吴启华的微博画风怎么如此八卦,和我们心中的不吃人间烟火的程至美医生也差的太远了吧,不过作为一个吃瓜群众,还是很喜欢这种画风的。细看他的微博,还爆了很多《妙手仁心》的料,爱港剧的同学可以去“考古”。

  在林燕妮的采访里,马浚伟也坦白对《洛神》中蔡少芬非常欣赏,因为戏里只有她支持曹植,而戏外情绪不好的他也曾受到蔡少芬的鼓励。

  

  

  只可惜,襄王有心,神女无梦,蔡少芬给马仔发了大一张好人卡。

  

  ▲张晋也收过Ada的好人卡,而且还是三张,不过他最后锲而不舍的精神抱得美人归。马浚伟就棋差一招了。

  经常搭档的嘉欣接受电台采访的时候,更是大呼当年差点爱上马浚伟。不过有情人没成情侣,终成了兄妹。

  

  ▲钟嘉欣在电台里跟马浚伟回忆当年,是马浚伟的超级乐迷。几乎每天都会播他的歌,尤其是《请你留步》,所以得知要和马浚伟做对手戏,简直开心到飞起,差点暗恋他。马仔听了笑得心花怒放。

  而2003年马浚伟与郭羡妮合作《帝女花》传出绯闻,已经拍拖3个月。

  

  被传媒报道后郭羡妮非常不满,怀疑马浚伟故意给狗仔队放消息令二人私下约会曝光,公开数马浚伟的不是。

  

  直到多年之后,两人共同前往新加坡工作,趁机坐下来沟通了一小时,终于将十年前的误会化解。

  原来郭羡妮当年“误听小人言”才对马浚伟产生误会,后来《隔离七日情》宣传活动上,两人表现友好,还大方拥抱。

  

  前面都是镜花水月,真的擦出爱火花的,是在直到拍《金牌冰人》的时候。

  马浚伟最劲爆的一段绯闻是与大他五岁的粤剧界最当时得令的文武生盖鸣晖,成为当年第一对被踢爆的演艺情侣。必发88官网

  

  ▲马仔在片场很快和盖鸣晖已混得非常熟络,变成一对欢喜冤家,在拍剧期间经常互相斗嘴,甚至在片场你追我逐的场面,剧中演员与幕后人员早已司空见惯。

  原是互不相识的,却因日夜相对,成为密友。

  马浚伟对粤剧有浓厚的兴趣,不时请教盖鸣晖,和她的距离越缩越短,一来二去就相互钟情,还合作了不少粤曲对唱。

  ▲马浚伟、盖鸣晖可以边唱着《帝女花》边跳拉丁舞,也是冲击了当时我的心灵,原来还能如此中西结合。这段古早视频,实在不能错过。

  

  ▲他们在东华三院筹款的时候,唱了一曲《两忘烟水里》也相当经典,小马甜得一直在偷偷地笑。

  

  ▲马浚伟牵起了盖鸣晖的手就一直不松开,晃呀晃呀,一直晃到结束。

  只可惜正如粤剧所唱,只怨欢情何太暂,转眼分离缘有限。曾经是璧人一对,最终兜兜转转缘尽,彼此只能相忘烟水里。

  

  ▲不过两人保持了良好长期关系,盖鸣晖五十岁生日时马浚伟红包署名“过儿”,这段“姑姑”与“过儿”之情也是微妙啊……

  

 必发88官网 

  ▲逃出情绪病的马浚伟演舞台剧,盖鸣晖也去支持……

  最接近修成正果的一次,大概就是圈外女友许慧玲,相识超过10年,更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谁料,两人恋情公开后,马浚伟又在2012年表示两人已经分手。

  

  上面有三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妹妹,潮汕家庭出身的马浚伟从小就背负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期待,在极力扮大人扮好孩子的过程中,他渐渐失去了真实的活力。

  在戏里总是乐观、奋发向上的马浚伟,戏外其实备受抑郁折磨。

  在接受电台访问的时候,说:

  “大家不知道表面乐观的我,其实笑得很假。”

  

  明明是风光无限,为何跌落谷底,这一切都要从马浚伟小时候说起。

  马浚伟的妈妈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患癌症,在他记忆之中,即使母亲身患重病,依然永远高贵优雅,即使怎么痛,也不会发脾气。

  

  从小他就经常陪伴母亲出入医院,但并不知道母亲病得如此严重。

  直到中学,他才发现母亲一直在死亡的边缘。这段往事也让少年马浚伟,性格变得内向,不敢与他人提起家里的事。

  

  ▲马浚伟接受杂志采访的时候,回忆起母亲的往事,年少的他肩上背负了太多太多东西。

  当他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人气攀升之际,母亲的病情突然恶化,需要动大手术。

  母亲极力反对,甚至怒问:“你们是不是想要我死”,马浚伟听到后背过身哭了。母亲看到他哭了便心软答应了手术。

  手术很成功,但没想到母亲却因为并发症很突然就离世了, 马浚伟因为工作甚至没能见到她的最后一面,从此他就活在沉痛的内疚之中。

  

  1999年,母亲在遗体火化的一刻,马浚伟哭得肝肠寸断,往后躲在家中足不出户,情绪波动,久久未能平复。

  母亲的死,同时带走马浚伟的灵魂。每天酗酒、足不出户,用疯狂的工作麻痹自己,整个人精神恍惚,患有抑郁症而不自知。

  之后还患有严重的惊恐症,从99年到如今发作了过千次,每次发作都是在鬼门关徘徊。

  

  ▲马浚伟形容感觉惊恐症发作的时候,身体机能和意识都让你想死,没预兆的,就好像有人在后面吓你,然后心跳加速,接着就是手震、头晕、呼吸困难,手脚麻痹后就昏倒。死亡并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在你以为就死,但死不去。

  最严重的时候,他甚至想要自杀,站在高高的阳台上,背后似乎有个声音告诉他要跳下去,但一想到还需要照顾的爸爸,他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朋友带着马浚伟看医生,听从医嘱的他配合药物和运动,重新找回自己,还求助于宗教寻找心灵出口,用信仰令到伤口抚平,对生命重燃兴趣。

  

  ▲直到现在马浚伟依然坚持夜跑,来锻炼身体、净化心灵。

  从深渊挣扎重新出发,马浚伟比任何人更珍惜现有的时光,努力去完成未完成的梦想。

  中五毕业后没有继续攻读大学,于是他为了提升自己,就去北大进修。

  

  在马浚伟最痛苦的患病期间,备受折磨感到孤立无援。他希望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带给那些社会上其它与自己陷入相同境地的人群以帮助。

  

  ▲他在2002、2003两年时间里,相继出版了《点解要自杀》、《我是病人家属》两本社会实录书籍,讲述了自己在母亲去世后复杂的心路历程。之后拍了社会纪实节目《同理·继续走》,帮助很多精神病、情绪病的病友。

  自己当作词人拍MV《爸爸》化身巴士司机,感受父亲多年来的工作生活。

  

  ▲马仔常说,他是喝九巴奶粉长大的,看到巴士把他带回儿时的回忆。爸爸曾是九巴车长亦是他引以为傲的事。当他坐上巴士驾驶座时,他想起爸爸三十多年来就在这狭窄的空间捱热、捱冻,也就更加珍惜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了。

  还有完成了他一直很喜欢,但未尝试过的话剧梦想。

  在2010年的时候,马浚伟便告诉自己要出演徐志摩,但一直到15年才付诸于行动,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偶然·徐志摩》。

  

  邀请了冻龄女神万绮雯饰演陆小曼,接连表演昆曲,华尔兹。再用落雪将整个故事美化到极致,当所有的一切偶然加起来最终变成了一个必然的结果。

  

  

  还写了纪念母亲的话剧《生前约死后》。

  这个剧本,直至去年他才能一口气写完,剧本寄托着完对母亲的思念、弥补母子间未完的话,给自己和观众一个安慰。

  

  ▲马浚伟说他5年前第一次拿起笔,一下笔,就嚎哭止不住,便只好收起剧本。这些年来前前后后,拿出剧本又无法落笔。直至去年9月,他感觉自己真正康复,决定把它写好,明年一月上演舞台剧《生前约死后》,刚好是母亲逝世20周年。剧中他替母亲补上未完的话,其中一段戏儿子问母亲:“你这一次走,是不是不会再见?”母亲回答说:“当然不是啦”。还有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再一次听到母亲再问他,“阿伟,你吃饭了吗?”

  演戏能暂且忘忧,但戏假依然情真。穿越过这么多朝代,演绎过这么多不同角色的人生。

  马浚伟说过,他最喜欢的剧是《金石良缘》。因为是编剧为他度身订造的故事,主角同样是痛失亲人、生活艰辛,深深陷入自责之中。

  

  ▲在故事的结尾,编剧借郑则仕的口,跟当时很灰暗的马浚伟说:“这个世界只要你不放弃,一切都有可能。”

  面对曲折流离的命运,没有误入歧途,反而长大后更成为一个正直、刻苦、有情有义的人。

  最终与过去面对命运无能为力的自己达成和解,通过跑步重新出发。这也是,马浚伟的戏外人生。

  

  在我们以往记忆之中的马浚伟,是红烛昏罗帐、歌楼听暮雨的少年。

  年轻时的耳边有风,胸膛里有热血,看似软弱得不堪一击,其实表里不一的固执,独立解决不少难题,对身边的事情不屑一顾。

  但这个少年其实从小就背负着比我们想象中更重的包袱,一直承受着生命中的种种惊恐,活在惶恐不安之中。

  这也是他在Tvb演戏不受专业肯定的原因,总是努力压抑自己的真实感受,演戏当然会有点“隔”,最残酷的是这种双面生活会让内心的小孩永远呆在一间密不透气的黑屋子,得不到舒缓与安慰。

  只能筋疲力尽、不知所措,孤身面对抑郁这条如影随形的大恶龙。

  

  ▲马浚伟在微博分享过他曾唱过的主题曲,说这一首完全就是47岁的他当下的心声,“此际浮华漫天未曾让我艳羡。”

  已过不惑之年的马浚伟,脸上看不到多少岁月的影子,挂着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容。长达八年的抑郁,在绝望中走过一遭, 挺过来之后才明白了人生的不易。

  而今听雨僧庐下。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马浚伟仿佛涅槃重生了一次,对生死看得更阔达、淡然。

  即使人穷尽一生也逃不脱生死的象限,抑郁的恶龙永不可能被屠杀殆尽。

  他能做的只有,终其一生与它相伴、搏斗,保持昂扬的斗志与前行的勇气。说到底,人生就是自我对孤独的一场救赎。

  本文作者 / 编辑:爱丽斯Alice


必发88官网 必发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