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投债有何分化?

  • 时间:
  • 浏览:29

  来源:固收彬法 【天风研究·固收】 孙彬彬/高志刚

  摘要:

  利率债:广义基金增配政金债,证券公司大幅减持国债;

  信用债:基金和银行大幅增持信用债,券商增持力度下降;

  分机构:银行和基金配置依旧强,券商配置力度下降;

  资金拆借:基金和券商资金融入力度依旧大。

  总览:地方债提前放量发行,信用债继续放量

  1月份,中债登债券总托管量增加3315亿元至57.95万亿元,增幅主要来自地方债,1月地方债提前发行推升托管量,政金债整体托管规模增幅也比较大;上清所债券总托管量增加6144亿元至20.33万亿元,中票、短融超短融和同业存单均有较大幅度增加;银行间债券总托管量增加9460亿元至778.28万亿元,同比增长16.6%,增速继续上涨。

  1月份托管数据变动的主要原因包括:一方面,地方债提前放量发行推升了利率债整体托管量,政金债整体托管规模增加也比较大;另一方面,各类信用债发行继续放量,同业存单增幅最大,中票和短融超短融增幅均超过1000亿,定向工具发行量依然很大,但企业债发行规模有所下降,非金融信用债的持续攀升显示出市场风险偏好有所好转。

  分券种:利率债配置需求有分化,主要机构大幅增持信用债

  利率债:广义基金增配政金债,证券公司大幅减持国债

  记账式国债托管规模仅小幅增加270亿;商业银行依然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其中国债增持需求基本来自全国行,城商行小幅增持,农商行小幅减持;广义基金整体增持国债,但增持主要来自银行理财,境外机构对国债增持规模明显增加;证券公司大幅减持国债500亿,超过其国债持仓的三分之一;国债的交易所转托管量也明显下降。

  国开债托管规模大幅增加1244亿;商业银行继续大幅增持国开债,其中全国行和农商行增持幅度比较大,城商行小幅减持;广义基金继续增持国开债,境外机构增持国开债的幅度创历史最高水平,证券公司小幅增持国开债,保险机构则小幅减持。

  进出口债托管规模增加828亿;商业银行和广义基金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三类商业银行均有增持,广义基金增持幅度也比较大,证券公司和境外机构均有小幅增持。

  农发债托管规模增加210亿;增持主要来自广义基金中、境外机构以及商业银行中的城商行,商业银行中的全国行和农商行对农发债均有所减持,证券公司也有小幅减持。

  主要利率债托管规模增加4064亿;分债券类型看,国债和农发债增幅较小,国开债和进出口债增幅比较大;分机构来看,商业银行依然是利率债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其中全国行增持规模最大;广义基金对利率债的增持规模也比较大,尤其对政金债的增持偏好较强;境外机构不但大幅增持国债,对政金债的增持偏好也明显增强;证券公司则大幅减持利率债,主要减持国债,对政金债有增有减。

  

  地方债托管规模增加2510亿;其中全国行是地方债最主要的增持机构,大幅增持超过4000亿,城商行和农商行也有增持;广义基金大幅减持地方债,主要是银行理财将地方债减持至0附近;地方债在交易所的转托管规模也有所下降。

  信用债:基金和银行大幅增持信用债,券商增持力度下降

  企业债托管规模增加62亿;广义基金和证券公司是企业债最主要的增持机构,信用社和境外机构也有小幅增持;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小幅减持,交易所转托管规模继续下降。

  中票托管规模增加1766亿,单月增幅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增持主要来自广义基金和商业银行,商业银行对中票增持幅度比较大,证券公司和境外机构也有小幅增持。

  短融超短融托管规模增加1343亿;增持主要来自广义基金和商业银行,证券公司对短融超短融的增持幅度也比较大,境外机构和保险机构也有小幅增持。

  非金融信用债合计托管规模大幅增加3180亿;广义基金是最大的增持机构,对各类信用债均有明显增持;商业银行增持倾向也比较明显,主要大量增持中票和短融超短融,三类银行均有类似倾向;证券公司对各类信用债均有一定幅度增持,但增持规模相较于前一月有所下降;境外机构对三类信用债均有小幅增持。

  

  同业存单托管规模大幅增加2202亿;商业银行依然是最主要的增持主体,主要是农商行增持幅度比较大,全国行和城商行也有小幅增持;信用社增持幅度也比较大,超过1000亿;境外机构对同业存单也有明显增持;证券公司对同业存单有较大幅度减持,保险机构和广义基金小幅减持。

  分机构:银行和基金配置依旧强,券商配置力度下降

  商业银行托管规模整体大幅增加4006亿;除小幅减持农发债和企业债以外,对其余主要券种均有不同程度增持;其中对同业存单增持规模最大,对国债、国开债和进出口债增持规模也比较大;对信用债中的中票和短融超短融增持力度也比较大,商业银行整体上增加了对信用债的配置力度。

  分银行类型看,不同类型银行的配债行为依然有比较大分化,全国行对利率债和信用债均有明显在增持;城商行主要增持同业存单,但对国开债以外的其他债券也有小幅增持;农商行主要大幅增持同业存单和国开债,对其他债券增减幅度均较小。

  信用社托管规模大幅增加1279亿,对各类主要债券均有增持,其中主要增持同业存单超1000亿。

  保险机构托管规模下降72亿,主要增持短融超短融和进出口债,对其余主要债券有不同程度减持。

  广义基金托管规模增加2486亿;除小幅减持同业存单,对其他主要债券均有较大幅度增持;其中对信用债增持力度最大,三类信用债的增持规模均超过前一个月;对利率债也有明显增持,整体增持幅度也明显超过前一个月;广义基金的配置需求十分旺盛。

  证券公司托管规模减少425亿;主要大幅减持国债,减持幅度超过国债持仓的三分之一;对同业存单和农发债也有小幅减持;对三类信用债则均有增持,此外还小幅增持国开债和进出口债。

  境外机构托管规模整体大幅增加888亿,对各类债券均有不同程度增持,其中对国债、国开债、同业存单和农发债增持规模较大。

  总的来说,1月份最强的配置需求依然来自商业银行和广义基金,商业银行主要是全国性商业银行和农商行配置需求比较强,但分化也比较大,全国行对利率债和信用债均有大幅增持,农商行则主要增持同业存单和国开债;广义基金主要增配各类利率债和各类信用债,整体配置需求十分强劲;证券公司配置需求减弱,主要大幅减持国债和存单,对三类信用债依旧增持,但增持幅度下降;境外机构普遍增持各类债券。

  

  资金拆借:基金和券商资金融入力度依旧大

  1月份质押式回购总规模为57.09万亿元,环比大幅上涨18.4%,同比增长18.1%;1月资金面整体依旧宽松,资金供给主要来自商业银行,广义基金资金融入需求依然很强。

  从主要的资金拆出机构来看,特殊结算成员当月拆出资金规模为8.40万亿,同比下降4.1%;全国性商业银行净融出19.90万亿,同比大幅增长78.3%,全国行的净融出规模已经连续14个月超过特殊结算成员,信用社也已经连续4个月净融出资金,1月商业银行体系整体净融出规模环比继续增多,银行资金供给十分充裕。

  从主要的资金拆入机构来看,城商行、农商行净融入规模环比出现大幅反弹,但同比增速并不高;广义基金净融入规模同比增长97.3%,证券公司净融入规模同比增长133.1%,两大非银机构的净融入需求十分旺盛,加杠杆的迹象依然较为显著。

  

  总的来说,1月份资金市场整体宽松,机构整体资金融入需求旺盛,广义基金和证券公司净融入规模继续同比大幅增长,商业银行体系净融出资金环比继续大幅增长,城商行和农商行的资金需求有所恢复,但全国行资金融出力度更大。

  风险提示

  长期配置需求下滑,债券配置结构发生变化。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